外埠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洒水车新闻 > 外埠新闻 > 详细信息 
治霾时势造“神器”——雾炮车(抑尘车)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4 17:35:49
 

用喷雾车降霾,被专家认为是地方政府急功近利的作为。 (东方IC/图)

一种农林喷洒用车摇身一变,成为政企追捧的“治霾神器”。尽管治理效果难料,但政府订单已不断。如此荒诞剧的背后,是企业投其所好的政府生意,更是地方政府急功近利的治霾邀功。

政府:“好事”变坏事

雷保平最近有点儿郁闷。

最近,这位负责环卫设施采购的科长频频接到媒体记者的采访电话,他很热心,来者不拒,慢慢地他开始躲了。“弄得我自己灰头土脸的,受到很多批评,连同事都不理解我。”2014年5月30日,他忍不住向南方周末抱怨道。

使雷保平饱受质疑的,是两台总价九十余万元的雾炮车。雾炮车厂家销售热线:15072966622.

这是一种车身后半部分安装了风送式喷雾机的卡车,可将水雾化后喷出。约半个多月前,西安市新城区市容园林局购置的大小两台雾炮车,开上了西安街头。重达10吨的“大家伙”在街上、在报纸版面上赚足了眼球。

据报道,经新城区环保部门测试,“雾炮”可以将空气中的PM10浓度降低15%左右,“治霾神器”的称号顿时传遍全国。

作为采购负责人,雷保平也出名了。为了治霾,全国各地费尽心思,柔翼无人机、防霾操等治霾“奇招”层出不穷。如今西安出了个“治霾神器”,雷保平的电话开始响个不停。

他原本以为是好事,没料到迎接他的却是不绝于耳的质疑声:“治标不治本”、“急功近利”、“不把治雾霾的钱花在刀刃上”。

“这样的采购对我来说很正常,每年环卫车、洒水车、果皮箱等等都要采购,我买设备一年就要几百万、上千万,这次采购喷雾车对我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有些不耐烦了。

“我们不是第一家,很多地方都在用这个车。”雷保平说,当初他们在一些资料上看到雾炮车的介绍,既可以治理道路扬尘,又省水,就决定采购来试一试。他们从广东风华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风华)购到了雾炮车。

的确如此。西安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仅在网络上简单搜索,近年来,太原、兰州、西宁、石家庄、常熟等不少城市都有相关报道,在一些地方,雾炮车也被称为喷雾抑尘车,主要功能是上街治理扬尘。

事实上,西安在2014年“治污减霾”的工作实施方案中,特别提到了喷雾抑尘车,要求“各区县、各开发区应配备不少于3辆喷雾抑尘车,每天对辖区内施工工地等易产生扬尘的区域进行两次以上的喷雾抑尘作业”,要求市容园林局配合各区县政府及管委会实施。

随着各地治理雾霾任务的层层加码,雾炮车也“顺带”有了治霾功效。而购买雾炮车的单位,以前主要是负责道路清洁的市政园林部门,现在环保部门也加入了采购大军行列。

据报道,2013年底,西宁市环保局就通过招标,耗资642万元,一口气购置了15辆喷雾抑尘车。不过,截至发稿,该部门没有接受南方周末采访。

对于被外界诸多质疑的治霾功效,现在雷保平的回答很谨慎了。他辩称雾炮车并非专门为治霾采购,“我感觉对雾霾肯定有治理作用,但没有经过调查研究,我不敢胡说。”

不过,在这场闹剧还未发酵的近一个月前,雷的同事,环卫车队队长张喜顺可不像他这么保守。在接受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栏目的现场采访时,张喜顺说:“可以有效抑制扬尘和PM2.5。”

企业:请领导来考察

尽管雷保平像是坐在火山口上炙烤,但雾炮车企业们却如同迎来了春天,似乎一关联上“治霾”这等时代关键词,东西就好卖了。

西安市新城区市容园林局的采购企业广东风华,销售部的陈经理似乎已忙得无暇接受采访。在短暂的电话通话中,她告诉南方周末,已经有宁夏、甘肃、广西、贵州、陕西多地政府部门向其采购。

“2009年河南万丰的风送式喷雾车开始正式生产,原先一般都用于农林喷洒,从2012年起才逐渐向降尘功能转型,并对非农林的政府部门推介。”自称中国最大的风送式喷雾机制造商——河南万丰农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万丰)的销售总监牛元昌说。

其实雾炮车并非新事物,原先多用于农林喷洒,近两年来由于雾霾问题愈发严重,渐渐衍生出了抑制扬尘、治理大气污染的功能。牛元昌告诉南方周末,河南万丰70%的喷雾车生产和销售产品仍然用于农林,政府部门订单的销售量也只占总销量的一成左右。

他聊起了生意经:“做环保产品的一般有一个瓶颈,就是如果没有高压政策的话,地方政府部门可能不会下大功夫去使用这些环保产品。现在受大环境的影响,雾霾严重,他们感受到压力了,推介时也没有明确表态不采购的了。并且我们的推介宣传和现场演示也证明有效,所以现在推介起来也容易了一些。”

现在,牛元昌多了一类需要“经常走动”的政府部门:环保部门。

最近,他打听到内部消息说:郑州环保局的领导对喷雾抑尘车很感兴趣,准备到西安去考察。于是,他马不停蹄地跑起了郑州市环保局,“与其让领导舍近求远,不如我们主动出击,请领导来我们这里考察。”

“我们得经常走动,通过推介让政府部门认知和接受我们的产品。一般能请到厂里来考察,就说明他们感兴趣,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能成了。”他列了近期“战绩”,他负责接触的政府部门中,有三分之一已经签下了订单,有三分之一有了初步表态,还有三分之一依然在观望。

据他介绍,目前河南万丰正在和河南省环保厅接触,将样机送去接受考察,希望得到省厅的推介和鼓励。

雾炮车越卖越广,功能也越传越神,争食政府蛋糕的后起之秀也多了。武汉市汉福专用车公司(以下简称武汉汉福)却是看中了大气污染治理这一块蛋糕,自主研发了喷雾车。

与河南万丰不同的是,武汉汉福做的就是政府的生意。武汉汉福销售部总经理唐海斌坦言,2014年喷雾车研发出来后,武汉汉福在全国的销售处都主动向当地政府部门推介。

“我们做PPT、做视频,主动邀请政府部门和媒体,在武汉等很多城市都开了推介会。”唐海斌说,汉福的订单基本来自政府部门,目前已接到天津、湖南岳阳、河北唐山以及湖北武汉等多地订单,他自称预计2014年将创下2000万元产值。

2014年5月9日,西安新城区市容园林局的雾炮车。神器已有横行神州的趋势。 (东方IC/图)

专家:降霾?造霾?

在外界看来,这似乎是一场政府“病急乱投医”般的闹剧,但对于企业来说,它们确是在认真研究雾炮车的治霾功效。

据河南万丰电子商务部经理谷正刚介绍,该企业和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签订了雾霾治理研究的框架型协议,后期会有专业的研究报告出炉。

“治理雾霾对于喷雾车而言责任过于重大了,目前我们重点推介的产品优势,也只保守地放在节水以及从源头抑制扬尘污染这两个方面。”谷正刚说,“因为只有权威的数据才能打动政府部门,但是现在研究还没有实质性的结论,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接受这个新事物。”

面对种种质疑,唐海斌也承认,武汉汉福目前没有进行科研,在演示现场,只能通过肉眼观察喷雾车治理扬尘的效果。

雾炮车主要针对的工地和道路扬尘,已经有科研及政府官方认定为PM2.5的主要来源之一。但是否真的能减少空气中的PM2.5,受访的多名专家都表示不乐观。

武汉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胡将军教授认为,雾炮车对扬尘确实有很好的治理效果,但对PM10以及更细小、更难沉降的PM2.5,效果就不是很理想。并且灰霾形成在离地面1公里甚至更广的范围内,而喷雾车的射程仅有一百米左右,作用范围太小。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院牟玉静担心的是,根据粗细颗粒物的吸湿性质的不同,雾炮车一方面确实会使粗颗粒物与水雾碰撞沉降;但另一方面,湿度的增加可能使PM2.5及更细小的颗粒物胀大,形成新的污染物PM1等,反而降低能见度。而PM1在大气中停留时间长、输送距离远,是可入肺颗粒物,对人体健康危害更大。

企业虽然还在科研上下功夫试图打动政府,但中科院安徽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副所长刘建国却直言,“人为的机器的喷雾效果还比不上一阵小雨,这样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收获甚微,我认为不值得。”

“现在国内很多城市一哄而上去治霾,花了钱但也没看到什么效果。”武汉市环保局政策法规处处长刘文洁说。

“现在我们国家对城市空气质量进行排名,确实提高了民众和政府的意识,但也搞得地方尤其是环保部门压力太大,排在后面肯定着急啊。”牟玉静说,国家还没有指出一条治理雾霾的明路,地方政府有些做法就急功近利了。“治理雾霾还是要抓大头,弄清每种雾霾来源到底占多少,区域联防,在保证地区经济合理增长的前提下,限制严格的排放指标。”

 

   我公司生产和销售各种规格的雾炮车,欢迎来电咨询:15072966622.